项目深观察|与大桥同生长,洞庭溪沅水特大桥建设者群像
发布时间:2023-07-26 08:29:29

项目概况

洞庭溪沅水特大桥为张官高速公路的控制性工程之一,位于怀化市沅陵县境内,跨越五强溪水库及五强溪国家湿地公园,距五强溪大坝上游约9公里。主桥为主跨800m的单跨悬索桥,引桥为30mT梁,桥梁全长1707m,建成后将是湖南省最大跨度的钢-砼组合梁悬索桥。

 

仲夏夜晚,湖南省在建最大桥梁——洞庭溪沅水特大桥的施工现场一轮明月悬于山河之间,与南北两岸工区灯火通明的工地互相辉映,漆黑的水面上涌起阵阵凉爽惬意的晚风。相比白天的酷热难耐,晚上是夏季施工的黄金时间,三百多名建设者紧张有序地劳作

繁星闪烁,虫鸣悠长。他们阔别家乡,用坚守对抗高温,用协作对抗难题,用思念慰藉孤独。他们融入当地,让偏远的小镇热闹起来,也承载着大桥通车后老百姓对美好生活的期待。

我试图用一组看似反义的关键词,描绘大桥建设者的工作和生活景象,去探寻架桥和架桥者的意义,还有“路桥湘军”精神的坚守与传承。

20230726_082958_006.jpg

 | 洞庭溪沅水特大桥南岸施工现场

运筹帷幄与压力山大

20230726_082958_007.jpg

 | 6月17日,官庄岸索塔左幅承台首层混凝土浇筑

当前大桥施工主要工作是浇筑索塔和锚碇,项目经理苏巧江最关心的就是混凝土的温控。

大体积混凝土温控防裂是国内外工程建设领域公认的世界级难题。混凝土中的水泥水化反应会产生热量,使得混凝土浇筑后温度上升,之后再缓慢冷却到环境温度。

“要像呵护婴儿一样呵护混凝土”,苏巧江说,冷不得也热不得,升温不能太高,降温不能太快,如果不能有效控制好温度,任由混凝土热胀冷缩,难免会产生裂缝,必然严重影响混凝土构件的整体性和安全性。

为从源头攻克温控防裂难题,苏巧江带领团队与第三方合作,共同研究开发大体积混凝土水化热智能监测系统,通过该系统自动化采集、监测混凝土温度、环境温度、冷却水温度、冷却水流速等重要参数,设定流速变化阈值智能调整冷却水流速,实现冷却水流速自适应,确保精准控制混凝土温度。

“桥是我生命的一部分,亲朋好友见到我第一句话总是,你现在在哪座桥?”经过矮寨大桥、杭瑞高速洞庭湖大桥等6座世界级大桥的历练,苏巧江已经非常成熟,有一种镌刻在生命里的自豪感。虽然大桥建设面临条件艰苦、材料运输不便、地质复杂等诸多困难,苏巧江说他已经不慌了,越是困难处,越是修行时,静下心,解决这些问题,把工作理顺,把最紧急、最关键的事摆在前面。

这是一种运筹帷幄的大将风范,但对于项目其他年轻班子来说,遇到难题可就没有那么轻松。

前两个月是雨季,接连的暴雨,让新上任的常务副经理张龙飞时刻都在担心边坡和板房安全,连续几晚无法安睡,诱发了突发性耳聋。

“责任更大了,稍有疏忽或者现场决策不合理,就可能造成不可逆的后果。”

生产经理谢祥和张龙飞一样如履薄冰。在他的办公室,有一个生产进度板,密密麻麻全是字,他要将生产方案细化到每月、每周、每天,合理配置人、机、料。施工计划编排最难的是物资供应,大桥地理位置特殊,大型设备和材料只能走水路,船的速度不快,还要装卸,只能打提前量,提前一两个月进行规划

20230726_082958_008.jpg

 | 工程车辆和材料需要通过水路运输

前方作业与后方保障

夏季气温高、湿度低、干燥快,为确保混凝土质量,浇筑一般从下午开始,持续到第二天上午,一干就是一整夜。

20230726_082958_009.jpg

 | 浇筑一般从下午开始,持续到第二天上午

在北岸索塔右幅承台浇筑现场,一辆混凝土搅拌车稳稳地停在承台施工区域的地泵旁,在施工人员的操作下,向料斗里倾倒混凝土。待这辆混凝土搅拌车倾倒一空后,下一辆混凝土搅拌车紧随其后接力浇筑。

现场有条不紊,但准备工作需要提前半个月至一个月进行,作为副工区长,李生淮要对原材料进行把关,要保证混凝土连续不断浇筑,要根据温控方案布置冷却系统,试水调试,要关注模板,不能出现错位,影响质量。

项目总工赵定发带领技术人员对照设计方案和施工方案,不定期巡察,及时纠偏,避免后期调整更加麻烦。浇筑过程中,实验人员要一直守在现场,对每车混凝土进行检查,做好质量参数控制。

“我的工作是服务生产,带领技术和实验人员提供保姆式服务”,赵定发这样定义自己的工作:吃透图纸,结合现场制定最优的施工方案。

临近浇筑,为确保安全,安全科科长张子龙带领安全员在路口和进出口摆放安全锥,安排专人指挥,并对设备、电路做最后检查。

即使做了万全的准备,突发状况仍偶有发生。对南岸工区长陈万山而言,浇筑过程最紧张的时候就是混凝土供应中断,如果有10分钟没有接上,就会全线进行巡视,查出问题进行解决。

6月16日午夜,在首件浇筑进行到第13个小时,突然有一台输送泵油管爆裂,浇筑量减半,质量控制难度大大增加。祸不单行,这时,另外一台输送泵堵管,好在此时浇筑已接近尾声,项目也提早制定了应对堵管的预案,现场工作人员立马进行清洗,一个小时候恢复浇筑,保证了首件浇筑完成。

而项目部和各工区的食堂,为保证连续浇筑工人的体力,将热腾腾的夜宵送到工地工地食堂一般要供应四餐饭食,从餐前确定菜品到餐后刷洗,后勤人员每餐要忙四五个小时。项目买菜并不方便,特别是北岸工区,他们戏谑去南岸是进城,到县里是去了“北上广”。项目办公室便联系了附近不少老乡,由他们提供蔬菜。

除了食堂,还有财务、协调、行政、保洁、车辆……很多工人都叫不上名字的后方人员,默默保障着大桥建设顺利进行

初生牛犊与老船长

在忙碌的工地上,一个名叫王才荣的女生格外抢眼,她背着沉重的测量仪器,爬上工地上的山坡,对南岸锚碇边坡进行监测。她每天都要来测量沉降,计算数据,以便技术人员及时调整施工方案。

王才荣学的是测量专业,这个专业的女生并不太好就业。去年毕业后,王才荣在家赋闲了大半年,一个月前才到项目上班。

“能找到工作就踏踏实实干”,小姑娘有着同龄人少有的成熟,她非常珍惜这个工作机会,“我做了充分的准备来适应工地生活,特别是防晒,除了防晒霜,还买了防晒衣”,说到防晒的话题,小姑娘不好意思地笑了,开始显现这个年纪该有的青春活泼,“我就是一只小菜鸡,大家对我都很照顾,也乐于教我”。王才荣刚来一周就参加了长江分企业测量技能大赛,并获得了三等奖。

凌晨4点,很多人还在梦乡,而对于晚班的同事来说,这一天疲惫的工作才刚刚结束。

“上夜班期间,我每天只吃一顿正儿八经的饭”,陈凯,北岸工区的施工员,敦实憨厚。晚班下班后,他大多不会吃早餐,洗漱完直接睡觉。下午5点在食堂吃完晚餐便继续上班,午夜在工地吃上一顿简单的夜宵。

一年的工地生活,陈凯的皮肤变得黝黑。去年7月,刚从大学毕业的陈凯,从长沙乘坐5个小时大巴车来到项目,特别是到了五强溪水坝之后,还有一个半小时崎岖狭窄的山路,让陈凯心里难免敲了退堂鼓。

彼时项目处在艰难的开局阶段,条件虽然艰苦,但同事们一起工作、一起生活,闲时一起打打篮球,忙碌,但也充实快乐。

为了帮助陈凯融入工地生活,项目安排工区长刘超做他的结对师傅,“刚来的时候,看图纸都很吃力,对桥梁也是一窍不通,师傅和其他同事都很愿意帮助我”,陈凯很快适应了工地生活,工作逐渐上手,夜班对他而言也不是问题。“前段时间我整理照片,发现工区变化真大,以前这一块都是山,大家开挖、平整工地,进度慢慢赶上来,我特别有成就感。”

20230726_082958_010.jpg

 | 夜间施工

从大桥的南岸到北岸,开车需要近两个小时,但乘船只需要十来分钟。为方便工作,项目购买了一艘快艇,成佑红便成了项目上的“老船长”。

成佑红还有一年就要退休,一辈子都在架桥的工地上,也开了很多年的船,但没有开过快艇。为此,他去年专门考取了游艇驾照,也算是活到老学到老。

船上冬冷夏热、风吹日晒,成佑红脸上的皱纹更加深邃,每天要坚守10多个小时,对于快60岁的老人来说不是一件轻松的事,在没人用船时,成佑红便散散步,或者和外孙视频打发时间。

“很想念外孙,也想回家”,但成佑红更牵挂工地,因为企业没有其他人持有游艇驾照,即使明年可以退休,但如果项目需要,他愿意坚守到项目完成。

“这是我最后一个项目了,我会站好最后一班岗,希翼大桥平平安安、顺顺利利建成”。

自我实现与外界期待

每天上班,下班,吃饭,睡觉,上班,下班,吃饭,睡觉——生活如钟表般规律而枯燥。为了丰富大家的业余生活,项目设立了阅览室、篮球场、乒乓球室、台球室等娱乐设施。

20230726_082958_011.jpg

 | 项目党支部开展“党员、团员包饺子大比拼”

但是远离城市、远离家人,就像生活在一座孤岛,特别是在休息时,那些因繁忙工作而暂被遗忘的心事就会逐渐释放。

我不想简单地去描写大桥建设者们对父母、对伴侣、对孩子的思念,或者说是亏欠。这是行业使然,也是他们为之奋斗的事业。他们在交通不便的地方扎根好几年,留下高耸的桥,笔直的路。

第一次踏进工地的迷茫、第一次接触新技术领域的慌张、第一次带领团队的忐忑……虽然有同事的帮助,但更多是自己默默地在孤独与坚守中成长,跟随着一根根桩基扎根,随着一层层混凝土稳固,随着高高的索塔飞跃……

只有经历过孤独的人,才能真正学会成长。最终,他们成为更好的自己,成为父母的骄傲、孩子的偶像、爱人的依靠、企业的栋梁,这其中也许会留有遗憾,但更多的还是收获。

在今年的高考中,苏巧江的大儿子以优异的成绩被中南大学录取,这离不开孩子的努力、妻子的付出、老师的培养,但是,苏巧江的钻研、勤奋、敬业,一定从小就在孩子心里埋下种子,他的言传身教,便是一个父亲给予孩子最好的教育。

洞庭溪沅水特大桥南岸是高坪村,北岸是洞庭溪村。高坪村原是高坪乡,2005年并入清浪乡。

大桥项目部设立于原高坪乡集镇的一栋民房内。大桥的建设带来人流量,理发、饭店、旅店等生活服务随之增加,当地居民期待洞庭溪大桥成为第二座矮寨大桥,带动当地旅游经济发展,已经有村民提前布局民宿,憧憬着沉寂的乡村真正热闹起来。

20230726_082958_012.jpg

 | 清早,当地居民开始乘坐小舟来往于两岸

“我觉得大家还是挺伟大的。”巡视完一圈工地,苏巧江平静地说。午夜已至,两岸民居的灯光逐渐隐去,工地灯光显得更加明亮,成为大地极目四望唯一的光。(党群综合部 伍振)


项目深观察|与大桥同生长,洞庭溪沅水特大桥建设者群像

项目概况

洞庭溪沅水特大桥为张官高速公路的控制性工程之一,位于怀化市沅陵县境内,跨越五强溪水库及五强溪国家湿地公园,距五强溪大坝上游约9公里。主桥为主跨800m的单跨悬索桥,引桥为30mT梁,桥梁全长1707m,建成后将是湖南省最大跨度的钢-砼组合梁悬索桥。

 

仲夏夜晚,湖南省在建最大桥梁——洞庭溪沅水特大桥的施工现场一轮明月悬于山河之间,与南北两岸工区灯火通明的工地互相辉映,漆黑的水面上涌起阵阵凉爽惬意的晚风。相比白天的酷热难耐,晚上是夏季施工的黄金时间,三百多名建设者紧张有序地劳作

繁星闪烁,虫鸣悠长。他们阔别家乡,用坚守对抗高温,用协作对抗难题,用思念慰藉孤独。他们融入当地,让偏远的小镇热闹起来,也承载着大桥通车后老百姓对美好生活的期待。

我试图用一组看似反义的关键词,描绘大桥建设者的工作和生活景象,去探寻架桥和架桥者的意义,还有“路桥湘军”精神的坚守与传承。

20230726_082958_006.jpg

 | 洞庭溪沅水特大桥南岸施工现场

运筹帷幄与压力山大

20230726_082958_007.jpg

 | 6月17日,官庄岸索塔左幅承台首层混凝土浇筑

当前大桥施工主要工作是浇筑索塔和锚碇,项目经理苏巧江最关心的就是混凝土的温控。

大体积混凝土温控防裂是国内外工程建设领域公认的世界级难题。混凝土中的水泥水化反应会产生热量,使得混凝土浇筑后温度上升,之后再缓慢冷却到环境温度。

“要像呵护婴儿一样呵护混凝土”,苏巧江说,冷不得也热不得,升温不能太高,降温不能太快,如果不能有效控制好温度,任由混凝土热胀冷缩,难免会产生裂缝,必然严重影响混凝土构件的整体性和安全性。

为从源头攻克温控防裂难题,苏巧江带领团队与第三方合作,共同研究开发大体积混凝土水化热智能监测系统,通过该系统自动化采集、监测混凝土温度、环境温度、冷却水温度、冷却水流速等重要参数,设定流速变化阈值智能调整冷却水流速,实现冷却水流速自适应,确保精准控制混凝土温度。

“桥是我生命的一部分,亲朋好友见到我第一句话总是,你现在在哪座桥?”经过矮寨大桥、杭瑞高速洞庭湖大桥等6座世界级大桥的历练,苏巧江已经非常成熟,有一种镌刻在生命里的自豪感。虽然大桥建设面临条件艰苦、材料运输不便、地质复杂等诸多困难,苏巧江说他已经不慌了,越是困难处,越是修行时,静下心,解决这些问题,把工作理顺,把最紧急、最关键的事摆在前面。

这是一种运筹帷幄的大将风范,但对于项目其他年轻班子来说,遇到难题可就没有那么轻松。

前两个月是雨季,接连的暴雨,让新上任的常务副经理张龙飞时刻都在担心边坡和板房安全,连续几晚无法安睡,诱发了突发性耳聋。

“责任更大了,稍有疏忽或者现场决策不合理,就可能造成不可逆的后果。”

生产经理谢祥和张龙飞一样如履薄冰。在他的办公室,有一个生产进度板,密密麻麻全是字,他要将生产方案细化到每月、每周、每天,合理配置人、机、料。施工计划编排最难的是物资供应,大桥地理位置特殊,大型设备和材料只能走水路,船的速度不快,还要装卸,只能打提前量,提前一两个月进行规划

20230726_082958_008.jpg

 | 工程车辆和材料需要通过水路运输

前方作业与后方保障

夏季气温高、湿度低、干燥快,为确保混凝土质量,浇筑一般从下午开始,持续到第二天上午,一干就是一整夜。

20230726_082958_009.jpg

 | 浇筑一般从下午开始,持续到第二天上午

在北岸索塔右幅承台浇筑现场,一辆混凝土搅拌车稳稳地停在承台施工区域的地泵旁,在施工人员的操作下,向料斗里倾倒混凝土。待这辆混凝土搅拌车倾倒一空后,下一辆混凝土搅拌车紧随其后接力浇筑。

现场有条不紊,但准备工作需要提前半个月至一个月进行,作为副工区长,李生淮要对原材料进行把关,要保证混凝土连续不断浇筑,要根据温控方案布置冷却系统,试水调试,要关注模板,不能出现错位,影响质量。

项目总工赵定发带领技术人员对照设计方案和施工方案,不定期巡察,及时纠偏,避免后期调整更加麻烦。浇筑过程中,实验人员要一直守在现场,对每车混凝土进行检查,做好质量参数控制。

“我的工作是服务生产,带领技术和实验人员提供保姆式服务”,赵定发这样定义自己的工作:吃透图纸,结合现场制定最优的施工方案。

临近浇筑,为确保安全,安全科科长张子龙带领安全员在路口和进出口摆放安全锥,安排专人指挥,并对设备、电路做最后检查。

即使做了万全的准备,突发状况仍偶有发生。对南岸工区长陈万山而言,浇筑过程最紧张的时候就是混凝土供应中断,如果有10分钟没有接上,就会全线进行巡视,查出问题进行解决。

6月16日午夜,在首件浇筑进行到第13个小时,突然有一台输送泵油管爆裂,浇筑量减半,质量控制难度大大增加。祸不单行,这时,另外一台输送泵堵管,好在此时浇筑已接近尾声,项目也提早制定了应对堵管的预案,现场工作人员立马进行清洗,一个小时候恢复浇筑,保证了首件浇筑完成。

而项目部和各工区的食堂,为保证连续浇筑工人的体力,将热腾腾的夜宵送到工地工地食堂一般要供应四餐饭食,从餐前确定菜品到餐后刷洗,后勤人员每餐要忙四五个小时。项目买菜并不方便,特别是北岸工区,他们戏谑去南岸是进城,到县里是去了“北上广”。项目办公室便联系了附近不少老乡,由他们提供蔬菜。

除了食堂,还有财务、协调、行政、保洁、车辆……很多工人都叫不上名字的后方人员,默默保障着大桥建设顺利进行

初生牛犊与老船长

在忙碌的工地上,一个名叫王才荣的女生格外抢眼,她背着沉重的测量仪器,爬上工地上的山坡,对南岸锚碇边坡进行监测。她每天都要来测量沉降,计算数据,以便技术人员及时调整施工方案。

王才荣学的是测量专业,这个专业的女生并不太好就业。去年毕业后,王才荣在家赋闲了大半年,一个月前才到项目上班。

“能找到工作就踏踏实实干”,小姑娘有着同龄人少有的成熟,她非常珍惜这个工作机会,“我做了充分的准备来适应工地生活,特别是防晒,除了防晒霜,还买了防晒衣”,说到防晒的话题,小姑娘不好意思地笑了,开始显现这个年纪该有的青春活泼,“我就是一只小菜鸡,大家对我都很照顾,也乐于教我”。王才荣刚来一周就参加了长江分企业测量技能大赛,并获得了三等奖。

凌晨4点,很多人还在梦乡,而对于晚班的同事来说,这一天疲惫的工作才刚刚结束。

“上夜班期间,我每天只吃一顿正儿八经的饭”,陈凯,北岸工区的施工员,敦实憨厚。晚班下班后,他大多不会吃早餐,洗漱完直接睡觉。下午5点在食堂吃完晚餐便继续上班,午夜在工地吃上一顿简单的夜宵。

一年的工地生活,陈凯的皮肤变得黝黑。去年7月,刚从大学毕业的陈凯,从长沙乘坐5个小时大巴车来到项目,特别是到了五强溪水坝之后,还有一个半小时崎岖狭窄的山路,让陈凯心里难免敲了退堂鼓。

彼时项目处在艰难的开局阶段,条件虽然艰苦,但同事们一起工作、一起生活,闲时一起打打篮球,忙碌,但也充实快乐。

为了帮助陈凯融入工地生活,项目安排工区长刘超做他的结对师傅,“刚来的时候,看图纸都很吃力,对桥梁也是一窍不通,师傅和其他同事都很愿意帮助我”,陈凯很快适应了工地生活,工作逐渐上手,夜班对他而言也不是问题。“前段时间我整理照片,发现工区变化真大,以前这一块都是山,大家开挖、平整工地,进度慢慢赶上来,我特别有成就感。”

20230726_082958_010.jpg

 | 夜间施工

从大桥的南岸到北岸,开车需要近两个小时,但乘船只需要十来分钟。为方便工作,项目购买了一艘快艇,成佑红便成了项目上的“老船长”。

成佑红还有一年就要退休,一辈子都在架桥的工地上,也开了很多年的船,但没有开过快艇。为此,他去年专门考取了游艇驾照,也算是活到老学到老。

船上冬冷夏热、风吹日晒,成佑红脸上的皱纹更加深邃,每天要坚守10多个小时,对于快60岁的老人来说不是一件轻松的事,在没人用船时,成佑红便散散步,或者和外孙视频打发时间。

“很想念外孙,也想回家”,但成佑红更牵挂工地,因为企业没有其他人持有游艇驾照,即使明年可以退休,但如果项目需要,他愿意坚守到项目完成。

“这是我最后一个项目了,我会站好最后一班岗,希翼大桥平平安安、顺顺利利建成”。

自我实现与外界期待

每天上班,下班,吃饭,睡觉,上班,下班,吃饭,睡觉——生活如钟表般规律而枯燥。为了丰富大家的业余生活,项目设立了阅览室、篮球场、乒乓球室、台球室等娱乐设施。

20230726_082958_011.jpg

 | 项目党支部开展“党员、团员包饺子大比拼”

但是远离城市、远离家人,就像生活在一座孤岛,特别是在休息时,那些因繁忙工作而暂被遗忘的心事就会逐渐释放。

我不想简单地去描写大桥建设者们对父母、对伴侣、对孩子的思念,或者说是亏欠。这是行业使然,也是他们为之奋斗的事业。他们在交通不便的地方扎根好几年,留下高耸的桥,笔直的路。

第一次踏进工地的迷茫、第一次接触新技术领域的慌张、第一次带领团队的忐忑……虽然有同事的帮助,但更多是自己默默地在孤独与坚守中成长,跟随着一根根桩基扎根,随着一层层混凝土稳固,随着高高的索塔飞跃……

只有经历过孤独的人,才能真正学会成长。最终,他们成为更好的自己,成为父母的骄傲、孩子的偶像、爱人的依靠、企业的栋梁,这其中也许会留有遗憾,但更多的还是收获。

在今年的高考中,苏巧江的大儿子以优异的成绩被中南大学录取,这离不开孩子的努力、妻子的付出、老师的培养,但是,苏巧江的钻研、勤奋、敬业,一定从小就在孩子心里埋下种子,他的言传身教,便是一个父亲给予孩子最好的教育。

洞庭溪沅水特大桥南岸是高坪村,北岸是洞庭溪村。高坪村原是高坪乡,2005年并入清浪乡。

大桥项目部设立于原高坪乡集镇的一栋民房内。大桥的建设带来人流量,理发、饭店、旅店等生活服务随之增加,当地居民期待洞庭溪大桥成为第二座矮寨大桥,带动当地旅游经济发展,已经有村民提前布局民宿,憧憬着沉寂的乡村真正热闹起来。

20230726_082958_012.jpg

 | 清早,当地居民开始乘坐小舟来往于两岸

“我觉得大家还是挺伟大的。”巡视完一圈工地,苏巧江平静地说。午夜已至,两岸民居的灯光逐渐隐去,工地灯光显得更加明亮,成为大地极目四望唯一的光。(党群综合部 伍振)


上一篇: 城龙高速2-1分部桥梁桩基施工突破300根大关
下一篇:项目深观察|城龙二标:用钢筋水泥在大山之间“穿针引线” 返回列表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